搜索

私聊 收听

粉丝55

腊肉3883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1 16:01: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剑探花 于 2017-9-11 16:10 编辑

《熊娘噶婆》

——醉剑探花

    前面的话(可以略过不看):熊娘噶婆在湘西的盛名绝不亚于白雪公主、匹诺曹这些耳熟能详的童话人物。最起码,我们这一辈人的童年,是听着外婆的故事,幻想着树林里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从而慢慢成长。熊娘噶婆在众多外婆故事中脱颖而出,并非因为故事本身具备了十分浓郁的恐怖色彩,诡异的氛围。而是这样的一个吓坏了小朋友的主角,却被一群善良的人类各种整蛊,最终死于非命。看似很简单的一种故事套路,仔细分析一下,其实蛮有意思的。譬如说,大妹给熊娘噶婆梳头发那一段,细心的读者一定会发现,大妹虽然年幼,在妖魔面前却能如此沉着,把熊娘噶婆的头发绑在树上,给二妹报仇!

    曾经,我把这个故事说给一个广东朋友听,他听完后说大妹人品差,没有阻止熊娘噶婆吃二妹,因此否定了这个在湘西民间广泛流传的童话故事。我当然是据理力争,给他说了一大堆保存实力的例子,事实证明,大妹在故事的后面确实这样做了。可是广东朋友一笑了之,按照我的理解,大妹并非不想救二妹,而是一开始根本不知道凶残的熊娘噶婆会对谁做出可怕的事情来,等到发觉二妹遇害之后,她想方设法的都是在给二妹报仇!这难道还不能证明身为姐姐的大妹,她的勇敢和机智吗?

    好了,前面啰嗦一大堆,下面开始熊娘噶婆的故事吧!

timg (1)_副本.jpg


    有一天,大妹和二妹高高兴兴的去噶婆(外婆)家,路过一片树林时,被一个老婆婆拦住了去路。大妹眼睛好,一眼就看见老婆婆长的乌漆嘛黑的。二妹年纪小,不懂这个老婆婆为什么要拦住她们,于是就问:你是哪个?为什么要拦我们的路?

    熊娘噶婆狡黠一笑:小妹妹,你们这是去哪里啊?
    二妹嘴快:我们走噶婆去。
    熊娘噶婆马上说:我就是你们的噶婆啊!
    不对不对,我噶婆脸上有颗痣!
    熊娘噶婆赶紧从地上捡起颗羊屎颗颗儿,粘在脸上:你看,我脸上有颗痣,我就是你们的噶婆!
    不对不对!我噶婆头发挽的是个粑粑髻,你披头散发的,不像!
    熊娘噶婆赶紧又从地上捡起一坨干牛屎,放在头上:你看,我头上有个粑粑髻,我就是你们的噶婆!
    两姊妹很容易就上当了,二妹扑闪着眼睛:噶婆来半路接我们了啊,那我们就跟着噶婆回家去吧。
    熊娘噶婆见她们上当,马上领着两姊妹,往自己藏身的地方走去。大妹走得快,紧跟着熊娘噶婆的步子,见它走路摇摇摆摆,身上还有一股怪味,忍不住就问。
    噶婆勒,你走路怎么要摆来摆去?
    噶婆我老了,走不动啊。
    噶婆勒,你屁股上乌漆嘛黑的是什么?
    噶婆晓得你们要来,给你们烧火煮饭,裹了锅烟煤儿(锅灰)
    噶婆勒,你身上好臭好臭的哦!
    噶婆早晨家打破了酸菜坛……

    就这样,熊娘噶婆把两姊妹一路连哄带骗,带到了自己藏身的地方,一间又老又旧的破烂木屋里。

    噶婆勒,你的房子好旧哦!
    房子旧不怕,炕架有嘎嘎(肉)

    为了迷惑两姐妹,熊娘噶婆特意从炕架上取下两坨精肉,给她们炖肉汤汤,吃得饱饱的。到了晚上,熊娘噶婆便准备把两姐妹全部吃掉了,可是两个小姑娘一次又吃不完,全部咬死了就会放臭,不大好吃了。熊娘噶婆想了个注意,先吃掉一个,另一个留着过节气。于是,它就朝着大妹二妹问:大妹二妹赶快来,哪个快些哪个乖。想听故事睡一头,那头脚臭没铺盖。

    二妹眨着大眼睛:我要和噶婆睡一头,我要和噶婆睡一头。
    大妹看二妹争,也不甘示弱:我也要和噶婆睡一头!
    噶婆床铺窄,三个人睡不得!
    那怎么搞呢?
    熊娘噶婆阴森森一笑,露出一排尖牙齿:大妹二妹跳火坑,哪个跳过去就和噶婆歇。(注:火坑,湘西民间用来生火煮饭的地方。)

    二妹先跳,这小小的火坑她一纵身就跳了过去。轮到大妹时,大妹由于看见了熊娘噶婆的尖牙,心里有些害怕,就假装一个不小心,脚挂在了撑架上,滚了个扑爬!(注:撑架,用来支撑锅子的的三角炊具。扑爬,摔跤的一种姿势,扑倒在地。)

    熊娘噶婆见二妹跳过去了,就高高兴兴的把她抱在怀中,搂着一起睡下了。大妹只好闻着它的脚臭,睡在了另一头。半夜里,大妹突然发觉被窝里热乎乎的,湿哒哒的。

    嘎婆勒,铺盖里头湿湿的是什么?(其实是熊娘噶婆咬死了二妹,流了很多很多血。)
    不要紧的,二妹小,赖尿了,嘎婆明早洗铺盖。
    大妹一声不吭,准备闭上眼睛睡觉,忽然又听见噶婆那一头在吃什么东西,嚼得咔嚓咔擦的响。

    噶婆勒,你吃什么的?
    噶婆在吃炒苞谷子!
    分我两颗吃咯。
    不分不分。
    过一会儿,大妹又听见噶婆吃得卡咯卡咯的声音,忍不住又问:噶婆又在吃什么?
    噶婆在吃鸡脚脚!
    分我一个吃咯
    不分不分!
    ……

    经不住大妹软磨硬泡。熊娘噶婆最后只好拿了一点给大妹:分分分,你这个小妖精,吃吃吃,吃你妹妹的肉!

    大妹接过来一模,发现是个手指头,上面还有指甲壳,居然是二妹的手指。她晓得二妹遇害后,十分害怕,想着不一会儿熊娘噶婆就会来吃自己,赶紧想办法准备逃跑。

    噶婆噶婆,我尿涨,要去解手。
    茅室有个矮骡子。(注:茅室,厕所。矮骡子,不明白何物,据老人讲是一种鬼!)
    那我去柴屋屙。
    柴屋有个麻园鬼!
    那我到堂屋屙。
    堂屋有个吊死婆!
    那我到楼上屙!
    熊娘噶婆一想,楼上高,大妹跑不脱,就答应了。

    大妹一股劲爬上楼,开始东翻西找,准备找个梯子逃跑。找了好半天没找到,熊娘噶婆等不及了,就开始在下面喊:大妹大妹屙完没?

    噶婆噶婆你莫催,吃了嘎嘎要屙稀。

    熊娘噶婆一听大妹在拉稀,赶紧捂住鼻孔:屙稀臭,你这个小妖精,噶婆难得扫楼梯,你给我屙到外头去!

    大妹听它这么说,赶紧从楼上往下一跳,借机逃跑了。一直跑啊跑,天都亮了,大妹也跑累了,只见河边有一颗古树,大妹赶紧往上爬,躲在大大的树杈上睡着了。

    熊娘噶婆见大妹屙稀一夜没回来,找来找去没找到,知道她逃跑了,就开始嗅着气味,一路跟随过去。到了溪边,它闻到大妹就在附近,就在古树下停了下来。突然觉得有些口渴了,就把头伸进溪水里,准备喝水,从溪水的倒影中竟然发现了大妹躲在树上,熊娘噶婆阴森森笑着,马上就开始爬树。谁知,它身体笨重,加上刚吃了二妹,肚子有些不舒服,一用力就放了个屁,把大妹吵醒了。眼看熊娘噶婆来抓自己了,大妹又无处可逃,马上笑嘻嘻的问:噶婆勒,你爬树搞什么?

    屙稀屙稀,屙你娘的P,半夜你跑了,噶婆要吃你。
    大妹假装镇定:噶婆勒,大妹让你吃,就是噶婆脑壳不索利,我怕噶婆帮自己头发吃进去。(注:索利,干净的意思。)
    那怎么搞呢?
    噶婆你上来,大妹帮你梳索利。

    说完,大妹从口袋拿出小梳子。熊娘噶婆眼看她也跑不掉了,便答应了。在树杈上坐好,让大妹先给它梳头发。

    一把梳,轻轻梳,梳个辫辫儿到后头。轻轻梳,慢慢梳,梳个狮子滚绣球……

    大妹一边唱,一边梳,梳一缕头发,就悄悄的绑一缕在树枝上,一口气给熊娘噶婆梳了十八个小辫辫儿,全部牢牢绑在树枝上。(注:这一段一共唱的有十八句,但是我记不得那么多……)

    等头发梳好了,大妹一看熊娘噶婆已经跑不脱了,赶紧把梳子往地上一丢。

    噶婆勒,梳子掉下去了。
    噶婆去捡上来。
    大妹去,大妹去,大妹手快些!

    大妹赶紧往树下一跳,趁机逃跑了。熊娘噶婆一见大妹跑了,气得大骂:要死的小妖精,骗你噶婆不当人!

    接着,熊娘噶婆也往下一跳,没想到那十八个小辫辫儿绑在树枝上,一拉扯,把它整块头皮给撕了下来,血淋淋的,痛的它满地打滚,哇哇大叫!

    过了好一阵,熊娘噶婆闻着大妹逃跑的方向,一路追过去,不知追了多远,脑袋痛得受不了。刚好遇见一个烧石灰的男人。

    石灰大哥,石灰大哥,有药无药?
    石灰大哥一看是熊娘噶婆,马上说:没得药,没得药!
    没得药我咬死你!

    石灰大哥一听它要咬人,只好把烧好的石灰分了一斤给熊娘噶婆:这个就是药,专门治脑壳!

    熊娘噶婆赶紧往头上抹了又抹,不一会儿被烧得满地打滚,痛得死去活来的,石灰大哥举起一块大石头就要砸死它,它赶紧慌慌张张的跑了。

    跑啊跑,忽然遇见一个补锅匠:补锅大哥,补锅大哥,有药无药?
    补锅匠见了熊娘噶婆,马上喊:没得药!没得药!死远些!
    没得药我咬死你!
    见熊娘噶婆要咬他,补锅匠只好假装说:有药有药,红锅子盖脑壳!

    说着,补锅匠开始生起炉火,把一口烂锅子烧的通红通红的,往熊娘噶婆头上一盖,只听见滋滋滋烧焦的声音,熊娘噶婆痛的嗷嗷乱叫,补锅匠赶紧拿起扁担,就要往它身上打。熊娘噶婆甩脱了锅子,只好慌慌张张的逃了,不一会儿又遇到一个炮竹佬。

    炮竹大哥,炮竹大哥,有药无药?
    炮竹佬没有心思和它搭话:没得药,没得药,炮竹有一坨!

    熊娘噶婆不晓得炮竹是用来做什么的,以为那就是灵丹妙药,赶紧抓起来一圈一圈的缠在头上,把自己裹得就像戴了个青丝帕,高高一大坨!

    炮竹佬看见后,赶紧给它点燃了火,噼里啪啦一阵子,把熊娘噶婆给炸死了!

    这时候,躲在炮竹佬屋里的大妹才出来,拿了把小锄头,把熊娘噶婆给埋了。

    过了半个月,大妹上山扯猪草,看见熊娘噶婆坟头长了一窝嫩油油的猪草,随风摇摇摆摆,好漂亮啊,赶紧扯回去,准备给家里的猪儿吃。在盆子里用刀砍碎,一边砍一边听见猪草在盆子里骂:砍砍砍,砍你妈!砍砍砍,砍你噶婆那朵花!

    猪儿吃了熊娘噶婆变的猪草,第二天就变成了一只小熊儿,大妹见了十分害怕,把小熊抱到了外面准备扔掉,刚好遇见一个烧窑的瓦匠。

    妹妹勒,那个是个害人精,甩丢又要来害人。
    那怎么搞来?
    我看,放到我瓦窑里烧死算了!

    在瓦匠的帮忙下,大妹把小熊儿用树杈子叉着,在瓦窑里烧成了一堆灰。看着有些可惜,可以种一蔸白菜,做个底肥。

    于是,大妹把小熊儿的灰拿回家,种了蔸白菜。没几天,白菜长得又大又高,大妹半夜起来跑茅室还听到白菜在唱歌:长啊长,我攒劲长,长大吃了你这个烂肚肠!

    大妹晓得这蔸白菜又是熊娘噶婆变的,赶紧拔了出来,烧了一锅子水,把白菜丢到锅子里,滚开滚开的煮啊煮……

    只听见锅子里传来熊娘嘎婆的骂声:咕噜咕噜煮你妈!咕噜咕噜煮你爹!大妹不管它讲什么,只管使劲添柴火,不一会儿就把白菜煮出了血,熊娘噶婆就再也害不了人啦!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私聊 收听

粉丝4

腊肉410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1 18:15:52 |显示全部楼层
顶!
探花多写写这种故事啊,真的很值得怀念

私聊 收听

粉丝26

腊肉150850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明星网友 新人进步 发帖高手 金币达人 论坛铁杆

发表于 2017-9-11 18:48:07 |显示全部楼层
矮骡子,一般指个子矮矮的人。比如武大郎
大风里,脱掉裤子,放了个屁,仅仅听见响了下,其实什么都没留下。

私聊 收听

粉丝1

腊肉4264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1 18:54:27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好怕熊娘噶婆,尤其是她头发扯脱,盖盖都扯出来了,怕死了

私聊 收听

粉丝1

腊肉325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1 19:45:02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得了神经病!整个人都精神了!

私聊 收听

粉丝4

腊肉2198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1 19:49:33 |显示全部楼层
表示太长了,而且怎么和我印象中的嘎婆故事情节不一样

私聊 收听

粉丝1

腊肉1331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1 20:23:01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故事应该叫——变婆老娘。现在还有用变婆老娘这个词来形容一个人,毫无原则,性格善变。

私聊 收听

粉丝1

腊肉625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1 20:26:36 |显示全部楼层
想到了我嘎嘎之前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情景……可惜老人家已经离开我们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了!

私聊 收听

粉丝0

腊肉1846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1 21:02:43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听这个故事,每年横亲去嘎婆屋都没敢和她歇

私聊 收听

粉丝0

腊肉110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1 21:03:54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好看……比我小时候听过的内容更加丰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