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936|回复: 10

[好文爱分享] 来自解放岩的老同学们,你们还好吗?

[复制链接]

私聊 收听

粉丝106

腊肉1094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金币达人 发帖高手 新人进步 论坛铁杆 灌水狂人

发表于 2017-9-12 17:43: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人性本恶 于 2017-9-12 22:17 编辑


办公桌上的手机"叮"响了起来,我随意扫了一眼,以为是某个无聊的广告,却忍不住拿起手机开锁阅读,这里来自一个奇怪的公众号推送的一篇文章。
说奇怪,这是一个以记录泸溪县解放岩乡风土人情的公众号,但却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学弟所建立,我偶然得知后便关注了,从平日偶尔零散的的阅读中了解,他应该是解放岩乡下某个村子的,且在解放岩中学读过书,现在人应该是在外省工作,建立这个公众号可能是他的无意为之,以解思乡之愁吧。


吸引我拿起手机的这篇文章"解放岩中学历届毕业照合集",标题就吸引了我,因为当年我的初中三年便是在解放岩度过,但是初中毕业后,各种原因毕业照也没有拿到,所以想进去看看,有没有。
文章内收集的学生照,其实是来源于解放岩中学的网站,且只有05年之后,也就是77班之后部分班级的毕业照,可想而知,我所在的71班照以及68班照肯定没得了。
         下图是随便在文中找了张学弟们的合照,虽不认识他们,但是熟悉的服装熟悉的背景触目生情
0.jpg


一、
清楚的记得,2001年的秋季,解放岩中学开学报名的那天,13岁的我和同村同班的两位同学一起从都蛮村走路赶到解放岩,自己报了名,当时分配的是71班,班主任是张乐老师。

那一届的初一新生共有四个班,分别是68班、69班、70班、71班。来自解放岩乡下属的各个村小的几百名应届六年级学生,被分开重新编排至这个四班级,都蛮、万口村、水卡、利略、黄茅坪、乌锄、大塘坳.....从小在都蛮村长大的我,对这些来自从没听过甚至都没到过的村子的小伙伴充满好奇。

从小在都蛮村学习,生活,几乎没什么机会去到超过五公里之外的地方,更别说五天一次的解放岩赶场就更少来过,赶过的场都没超过5次,但是解放岩中学我却在小学时代到过两次。
不记得是三年级还是四年级,解放岩中学举办六一儿童节活动,我所在的都蛮村小也积极的选派学生参加,唱歌的、跳舞的都有,第一次参加我是参加了个人独唱,歌名至今还记得是<种太阳>,那次还获得了名次,是获得了二等奖还是三等奖,我早已忘记了,只记得初次走上有灯光有观众的舞台-----虽然现在看来就是一个小土台-------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我非常紧张。
还有一次应该是五年级吧,又一次和同学参加儿童节活动,是男女生一起跳的一个舞蹈,现在还记得当时的班主任杨永菊老师,带着我们在都蛮村小"一二一   一二一  "排练舞蹈的情形。

0 (1).jpg
上图为解放岩学校没改建的照片,若干年前,我在面石台上唱过歌,跳过舞,领过奖,也和同学们玩过游戏,曾一次又一次的走着或跑着经过,后面的教学楼的第三层最左边,便是曾经的71班教室

基于此,从小我就对解放岩充满了好奇,甚至是期待,因为小学生涯,从小我家离学校近,从未住过校,而去解放岩读书,是需要过着寄宿生活的,几十个素不相识的同学睡一个宿舍,一起去食堂排队打饭,生活学习同在一起的场景,这是和在家里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更深层的,是年少的我我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吧,也是每个人心中都会有的一种情感本能,渴望去冒险去征服,只是年少的我们根本不会联想到这么深,只是觉得会非常好玩。


二、
刚上初一那会儿,我的成绩尚可,上半个学期的考试竞赛,还拿到了整个年级前几名,当我走上曾经唱过歌的舞台领取到了荣誉证书和一笔小小的现金奖励,心情非常激动,散会结束后第一件事是找到我哥一起,前往学校门口,吃了顿好的。
所谓好,其实也就是吃上一餐荤菜罢了,要知道那个年代,大多数同学都是从家里带上米换成饭票,带上些家里自制的酸菜过一周的生活。

那时我父母在吉首做着小生意,我每周的周五放学后,留在学校睡一晚,周六一早便坐班车回到吉首,周日再做车返回学校,人生总是会发生突如其来的变故,初二开学后,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父亲因生意险些被送至劳房,对家里突生的情况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做,此时家里人都忙着找人找律师去应付官司的事,根本无暇来顾及正处在青春年少的几个子女(我有一哥,一姐,且均在解放岩读过书,他们是50多班和60多班)

鬼使神差,我竟然干了一件让人不可思议的事:带着班上的两位同学一起摸黑赶到利略,爬上一列停靠的运货火车!只想着火车可以去很远的地方,是可以逃离这个学校以及感觉稍有压抑生活的地方。
去哪里我们根本不知道,也没想过,只知道火车可以带着我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一样的世界。
至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另两位同学(一位水卡一位都蛮坡)怎么就那么快便决定去爬上火车这个行动,什么时候起的意,中间是否有过争执,我早已忘记了,只记得大家买了一个手电筒,还带了件薄薄的棉被。

往事不再多提,后来我们随着运货的火车到了怀化,终于感到害怕想继续坐火车回到利略小站,向人问了往吉首方向的车后又爬上去,天亮之后却发现根本不是来吉首的方向,而是把我们带来到从未看过的很宽阔的地方,最后,在一个叫低庄的火车站,我们被巡警看到,最后,我们又被送至叙浦县拘留所,在那里度过一周后,终于被联系上的学校,派出了张老师及两位同学的父亲前来接我们。

我以为我们犯了一个弥天大错,返回家里或者学校会被大家议论甚至嫌弃,很奇怪的是,回到家里父母最终没多么严厉的责骂我,学校的老师以及同学也没有对我们有过多的排斥。
可能大人们都意识到了,此时的我们已经受到了该受的苦,再过多的责备反而不好,但也是这个时候,我开始变成了曾经我认为不学好的"差学生   坏学生",爬墙、上网、抽烟、通宵....,能做的我都做了,成绩自然便是一落千丈,除了没发生早恋,我实在想不出那个年纪的我们还能去做什么,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我们最大的不幸,是在我们年少最迷茫的时候,至始至终没有人对你语重心常的说,你的未来可以怎么走,你的人生可以怎么过,你可以如何规划你的未来生活,父母一辈给予我们最大的便咬着牙盘着我们上学,坚持着一个大家的是是"好好读书 "这个信念。
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时候书才会读完?我们又可以去到哪里读书?离开了解放岩中学,我们又能去到哪里?

又或许,我们并不缺少给予我们忠告的人,只是父母和老师的语言,在青春年少的我们耳边,只是唠叨的代名词。

一切都是迷茫的。


三、
没过多久,我所在的71班便取消了,剩下的部分学生分别分班到68、69、70班,因为班上学生越来越少,好多人初中未毕业都选择了外出打工,这是那时候是流行的,读书有用还是读个初中就打工,明显是后者占了一大部分人的思想,农村孩子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和我一样,班上的同学几乎都是来自最基层的乡村,地道的农民家的孩子,祖辈或是亲戚都是生活乡村,唯一能改变命运的变是努力读书,可以走出大山,走进城市.
当书也读不好了呢?那便只有读些中专,学个一技之长,或者直接前往沿海城市,变成从事体力劳动的打工者,我的同学们,我的哥哥姐姐们,甚至我后来的学弟学妹们,大部分人走的走,可能都大同小异吧。

初中毕业考试结束的那天,我独自一人走着小路回到了都蛮村,第二天又坐上班车来到吉首,此时父母在父亲还是坐着废品回收的小生意,开着个小门面.
曾经让父母引以为傲的优秀学生,每每邻居夸奖我考得第一他们便会笑得合不扰嘴,不知道为什么,却变成了差等生,认命吧,高中是读不了了,随后不久,我便去了吉首的某个中专就读。
此后,我在中专读了两年后,又跑到温州打工,呆了两三个月又返回吉首,那已是08年了,再后来,接受父母的安排,学习做小生意吧,再至结婚,生小孩,日子按部就班的过着。

前面我说过,人生总是会充满各种不一样的故事,再后来,我又离了婚,又从事过餐饮、二手车等行业,最近这两年,又在本地的网站做过两年的编辑,此时已是17年的夏。

17年的7月,我从单位主动辞职,先是完成了多年的梦想,一个人骑着一辆摩托车跑了次西藏,环着青海、山西 、陕西、山东、安徽、湖北等地穿越14个省,花36天绕着中国走了11000多公里,回吉首后再一次开始自己创业, 主要是做互联网+家电行业。
多年后,我一个人去到了儿时脑海中闪现出的远方,虽万里旅程危机重重,但是我走过了雪山、高原、沙漠、大海、草原,经过了很多座繁华的城市,也走过了很多比解放岩更小更偏更落后的地方

0 (2).jpg
0 (3).jpg
0 (4).jpg



这几年很少碰到曾经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偶尔被拉进了一个69班群,大家起初也很活跃,我作为后面加入的邻班插班生,在里面便很少讲话,生活中的工作圈子,就更少有交际了。前两天突然接到老同学田波的电话,告诉我10月1日去喝他的结婚酒,他也不想再在外面漂泊了,之前一直是在长沙。
得知他在最近就在乾州忙着,刚好昨天在乾州古城联系上,便和他及他的准新婚妻子吃了餐便饭,两个人两瓶啤酒都没喝完,下午他还要去吉首采购婚礼用品,而我还要去工作室继续忙着。

"你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烟也抽的多起来了",他略有诧异的在饭桌上对我说。

最近一次和老同学相聚,是祝贺他即将走进婚姻生活
0 (5).jpg



四、
是啊
我什么时候也开始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了呢
我什么时候开始,也能强忍苦楚咽下一杯白酒了呢
我什么时候开始,会突然惊醒,我已为人夫,亦为人父了呢
我什么时候,又走过了那么多城市而已不再充满惊喜了呢
我什么时候,看着父母早已苍白的发,愿意微笑着听他们唠叨了呢

原来,我已不知不觉的长大了,变成了多年前还是年少的我们眼中的"那个大人"
我长大了,我的老同学们呢,他\她们也早已为人夫为人妻,也正步入中年
匆匆数十年
当年同坐一室的乡村少年,后来打工赚钱买房娶妻生子了吗
当年调皮爱笑青春洋溢的少女们,后来都遇上了深爱着她的人吗
这些年来都认识了更多的人,走过更多的地方,看过更不一样的风景了吧
是不是偶尔会在脑海中想起当年还是青春年少的我们共同度过的时光
又或是早已遗忘了那段时光,忙着应付这该死的生活每天突然如其来的不堪


每个同学都发生了很多故事吧
每个同学都经历了不愿向人道出的苦楚吧
我知道,现实的生活往往令人不可名状
我并不一定得感激涕零去急着和每一位老同学相认
但也不会拒绝每一位再次相逢的老同学
总期待着某天在街头碰见
再一次在解放岩学校碰见
当年的你,当年的老同学
微笑的向你说句
"嗨,老同学,这年些来,你还好吗"


但愿那时我们依旧心如少年

同学之间没有套路,附上我的近照一张,
已经28岁了,相识那年,我们都是14岁
0 (6).jpg


这个阴晴不定的初秋下午,在乾州古城的某间房子里,我办公桌的电脑开着,我正通过文字写出这篇似是而非文字的时候,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音响里传来朴的"那些花儿"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
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
曾陪她们开放
他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
各自奔天涯


后记:从解放岩毕业的学生应该数以万计了吧,曾经的乡里少年少女们,比我年长的早已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和我年龄差不多的,也正慢慢向这个方向走着.解放岩中学的结束,大家便各自奔向全国各地,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旅程,这是每一个在解放岩读过书的人难以忘记的,人生的起点和转折点都和这个小镇,和这个学校深深相融。
祝每一位在解放岩中学就读过的学哥学长们身体健康家庭幸福!
祝每一位在解放岩中学就读过的学弟学妹们工作快乐生活美满!
祝正在就读解放岩学校以及还会在解放岩就读的孩子们,将来会拥有比我们更充满光明的未来!
祝多年以来,在解放岩学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辛劳坚守教育第一线,默默耕耘教书育人的所有教师们:
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你们辛苦了!

                                                               曾经的71班学生

恶人不恶,知恶而从善

私聊 收听

粉丝14

腊肉36527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3 00:24:16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最后还以为你什么时候改姓曾了咯

私聊 收听

粉丝21

腊肉11738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新人进步 金币达人 论坛铁杆

发表于 2017-9-13 07:13:33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不光是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私聊 收听

粉丝0

腊肉903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3 07:22:33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但我看完了

私聊 收听

粉丝1

腊肉2135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4 08:38:08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骑行的文章

私聊 收听

粉丝1

腊肉2135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4 08:39:48 |显示全部楼层
人帅又有才加上有干事业的拼劲,真是不错

私聊 收听

粉丝106

腊肉1094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金币达人 发帖高手 新人进步 论坛铁杆 灌水狂人

发表于 2017-9-14 08:41:31 |显示全部楼层
tengjy4 发表于 2017-9-14 08:39
人帅又有才加上有干事业的拼劲,真是不错

一大早看到你的回复,我决定心情好一天!
恶人不恶,知恶而从善
mxx 实名认证 

私聊 收听

粉丝23

腊肉1939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金币达人 论坛铁杆 新人进步 发帖高手

发表于 2017-9-14 11:13:19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喊解放岩为“狗拉岩”

私聊 收听

粉丝106

腊肉1094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金币达人 发帖高手 新人进步 论坛铁杆 灌水狂人

发表于 2017-9-14 16:52:15 |显示全部楼层
mxx 发表于 2017-9-14 11:13
我们喊解放岩为“狗拉岩”

是的,确实是
恶人不恶,知恶而从善

私聊 收听

粉丝0

腊肉727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2017-9-17 18:58:12 |显示全部楼层
该内容已被管理员屏蔽,请文明用语,爱护湘西人民的网上家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