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私聊 收听

粉丝0

腊肉60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r.轩辕 于 2018-1-13 09:26 编辑

      近日,吉首市公安局乾州派出所结合“冬春攻势”集打斗争专项行动,进一步强化旅馆业“实名制”登记管理。组织治安中队精干民警连续对辖区内所有旅馆、宾馆、酒店“实名制”落实情况进行了全面检查,重点查看旅馆业住宿人员信息登记情况,此次行动共清查宾馆旅店20余家,处罚5家,有效净化了乾州辖区社会治安秩序。

检查宾馆_副本.jpg

      22时30分,民警在对乾州某宾馆进行检查时,发现有5家宾馆存在一人登记多人住宿、他人代登记、甚至是无证住宿等不按规定登记住宿旅客信息的违法情况。对此,民警现场调查取证后当场下达整改通知书,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之规定对5家旅店负责人做出罚款处罚。

      民警提醒: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旅馆业的工作人员对住宿的旅客不按规定登记姓名、身份证件种类和号码的,或者明知住宿的旅客将危险物质带入旅馆,不予制止的,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

私聊 收听

粉丝12

腊肉13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峒河那么吵算不算噪音啊
安全第一 低调生活

私聊 收听

粉丝6

腊肉20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专项行动好,切实维护了广大群众利益!
▲来自于华丽的西3.0

私聊 收听

粉丝0

腊肉21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暗夜精灵 发表于 2018-1-12 16:29
峒河那么吵算不算噪音啊

呵呵,看来都有同感
▲来自于华丽的西3.0

私聊 收听

粉丝8

腊肉38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私聊 收听

粉丝8

腊肉1522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远贼必有近巢。
▲来自于华丽的西3.0

私聊 收听

粉丝8

腊肉1522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古时候“贼有贼伴,盗有盗伙”。
这些行当,分帮分行,各有一套,各行其事。

胆大不怕死的当强盗“吃明钱”,
手脚灵活的“吃洋火钱”(当扒手),
眼明腿快的“跑顶宫”(由车外抢人的东西)和去火车上“跑轮子”(偷行李货物)。

除了分帮分行,又分地段,不能随便侵入别人的地区去“抢生意”。如果不听警告,轻则挨一顿打,重则有遭到砍去手脚等处罚的。至于为抢地盘,结伙械斗也是常有的事。

当然也有少数为生活所迫铤而走险的人,他们既不落帮,也不在行。但这类人是最容易失风的,不但侦缉人员要抓他,吃这行的人也会把他“丢”出来。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精”,这是过去盗贼们自己常说的口头语。那是说一个初出茅庐的人,第一次是生手,被捉关在看守所或监狱以后,便可在这些地方找到有本领的师傅,传授他一套“本领”。等到刑满释出后,他就成为一个熟手。

万一再次被捕人牢,他又可以得到进一步学习、研究“技术”的机会,再出去时便成为精通此道的老手。有些人还可以收上几个徒弟,所以他们对于坐牢看成是加强本领与结识伙伴的机会。

一个老手入狱,有他一套“亮相”的手法。他一进牢房,如有相识的便招呼一下;倘若没有,便把手里提的东西或衣服之类向壁上钉子上一挂,并且用手摇一摇钉子,一边说:“我上次在这间房里钉的这颗钉子还很牢实。”如果有人抗议这是自己刚刚钉的,他便说:“那我钉的谁拔去了?”这样的一些话,无非说明他不是初次人牢的生手,别人不能欺侮他。


本地帮对外来帮很不满意,认为外来帮在和他们抢饭碗,彼此之间仇恨很深,经常发生殴。

虽然以后通过帮会头子们协商,划分过势力范围,但一直不能相安下去,经常还要“吃讲茶”进行谈判,重新划分区域。在“强者为王”的旧社会里,盗贼也不例外,往往是有实力的占了便宜。


▲来自于华丽的西3.0

私聊 收听

粉丝8

腊肉1522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个时期,各帮在上海的势力范围大致如下:老城区是本地帮的基地,英法租界内有一部分地区可以去游击;公共租界的虹口区是广东帮的范围;英租界有一段是归浙江帮;十六铺一带归安徽帮。其中还有些细节划分办法,已记不清楚了。反 动 派的治安机关和租界巡捕房的侦缉人员默许他们这样做,因为这对破案是有帮助的。

一些有权有势的人丢失东西,只要一个电话,东西马上可以原物奉还。许多人都知道盗贼有“三天不动赃物”的规矩,其实有时一个星期内也不会动。至于那些不人帮的却是到手即动。
▲来自于华丽的西3.0

私聊 收听

粉丝8

腊肉1522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个扒手头子,虽然已有四五十岁了,人们还是叫他的小名“阿狗”。

有次军统局书记长唐纵到上海视察工作,在老西门附近下汽车,只走了半条街就把钱包丢掉了。

他很着急,因钱包里有一个小笔记本记有很重要的东西。找到阿狗,第二天便将原物要了回来。唐纵一定要见见这个高明的扒手。阿狗再三恳求,说干这行的最忌“亮相”。

则软硬交施,非要他交出不可。当晚约到他家去,介绍和他的徒弟见面。一见面,竟使人大吃一惊,原来这个高明的扒手竟是一个在中学读书的女学生,只有十多岁。她苦苦央求不要带她去见唐,只好回复后说扒手害怕已经跑了。

▲来自于华丽的西3.0

私聊 收听

粉丝8

腊肉1522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更简单,更快捷!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抗战开始后,情况起了变化。在重庆,除了本地帮的组织还是照样存在,并与侦缉人员有联系外,而上海、南京、武汉等地逃去的“下江帮”,就往往各行其道,所做的案子便不易清查出来。
▲来自于华丽的西3.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