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生活网

搜索

私聊 收听

粉丝6

腊肉3062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关于父亲

厶  父亲的秧苗

“二月清明不要忙,三月清明下早秧”。

种田人传统的育秧方法就是:

季节到了,找一丘阳光和水源同样好的田,把田犁三遍,耙三遍后,谷种浸出粉嫩的芽就撒下田。

把秧田放浅水,成厢踩一路脚印子,把出芽的谷种撒上,过“三早”后去看,粉嫩的芽变成绿叶就成了。

多简单啊。

但是,在长江流域种双季稻,早稻育秧就没那么简单了。

种双季稻,那是跟老天爷抢谷子。

那时候水稻不高产,种双季稻是提高水稻单位面积产量的好办法。

但是,你把握好季节,两季都丰收。

你把握不好季节,两季都打不上谷子。

 

听说上级要求我们大队种两季田,全寨上了年纪的人晚饭后都蓬在一起发议论:

没有前人搞过。

没有前人搞过。

 

没有前人搞过,就从我们这一代人搞起。共产党人就是敢为天下先。

 

队长,你敢搞……?

 

老侄,莫像在河坝坪上用“乌里”(青卵石)烧石灰……

 

哈哈哈……

 

上级有技术员下来坐队指导,怕什么?跟在他后面搞就是。

 

哈哈哈……

 

技术员来了,是个“德德帕”(姑娘)

这个德德帕还是从长沙来的,据说是湖南农学院的学生。

真正的大学生啊。

全寨人不敢哈哈哈笑了。

试目以待。

试目以待。

 

我们这里像这样年龄的德德帕还躲在吊脚楼里,

学数纱,学织布。

学做花鞋,学打花带。

哪有天天上山下田劳动的。

农忙才出闺房干农活。

你怕她以后嫁人了没有劳动的日子?

 

这样一比较,有的人又担心了:

派个德德帕来做种田技术员,我们能吃上饭吗?

我们还是种一季算了一一保险。

虽说吃不饱,但也饿不死。

我们祖祖辈辈不是种一季过来的嘛。

 

世代不同了,现在是新中国。

每一个新中国的人都要力争上游,多快好省的建设社会主义。

莫还由你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再说,技术员来是传授早稻育秧技术的。田种得好坏还是靠我们自己。

她是保证你有秧插就行。

 

还是党员,队长觉悟高。

……

农业技术员已经到。

双季稻就等老天爷开春了(响雷)。

 

技术员叫小覃(大概是这个覃吧)。

小覃叫队长给她找个帮手。

说是帮手,其实就是学徒。

人要有文化,要有觉悟,要能在一年内掌握到早稻育秧技术。

一年后她就要回长沙回学校了。

 

队长先后给她推荐了几个年青人,她都不满意。

文化水平不行,就显得笨笨的。

 

队长说,我们队没有合适的人了。年纪再小的还在公社中学读书呢,明年后年才毕业。

 

小覃看着队长,笑笑地说:

最合适的人有了,就是你这个队长……

 

我一?

队长指着自己的脸:

我不行。文化水平不行。再说,我还要安排工,带队出工呢。

 

你今天把明天的工安排好,还有副队长,妇女主任可以带队出工嘛。

再说育秧又不是不可以上山察看。

 

队长只好莫后脑壳。

 

你莫后脑壳是不是答应了?

 

嘿嘿嘿……

 

那就动手吧。

你看,方便不?

你这个队长亲自当育秧手,要谷种,要工具不要找这个问那个,自己拿就行。

 

嘿嘿嘿……

 

箩筐不够用,队长还把自家的拿来用。

第一天,晒谷种,洗谷种,浸种。

第二天,起简易灶,烧温水,催芽。

一个是农业生产队的队长。

一个是农学院出来的农业技术员。

谁跟谁呢?

 

我不知道的问你。

你不知道的问我。

 

第一批谷种终于到催芽期了。

歇下来小覃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笔和笔记本,要队长记好关键技术要点,数据。

红色水银温度计(100 C度)早就用上了。

 

小覃强调:

浸种时间,水温。

催芽时间,温水温度。

这些是技术关键,一定要记详细。

盖谷种的稻草把一定要煮开水消毒后,放到温度合适再盖谷种。

催芽后的谷种要定时翻谷,保持温度均衡,冷了要重新浇热水,盖好。

温度计随时插着,便于查看温度。

现在是初春,天气还冷,还有寒潮,浸种的水温一定不能低于30度,达不到要烧到30度再用。不要怕麻烦……

 

队长说,你说的这些,我回家都记好了。

 

你记好了我没看见。

你现在重新再记一遍,等于是重新再做一遍。不好吗?

 

好一

好一

好一

 

队长乖乖的再记一遍。

 

记好了你要放在这里,需要看时才看得到。

放在家里,在这里做事要看怎么看得到。

 

放在这里我不是怕你笑话嘛。

嘿嘿嘿……

 

我就喜欢笑话你一一

说完转身做事去了。

 

谷种催好芽时,秧田也准备好了,就在公屋的旁边,田冲口。

队员己经把泥田分好厢,抹平了。竹杆和薄膜也放在田坎边了。

 

队长果然是撒种高手。

抓一大把握,拳头在齐眉下颤动。

落泥的谷种均均匀匀,不密不疏。

 

小覃不愧为大学生,聪明。

看了队长撒两把,她就跳起来高兴的喊叫:

看懂了,看懂了。

我也会。

 

于是,动作麻利的脱下鞋袜,抓起盆子舀谷种,帮忙撒。

 

她就学着队长的手势,抓一把谷种,颤动的拳头,手指一根一根的放开。谷种就从放开的手指飞出拳握。

但落泥就有差别了,

老手就是老手。

新手还是新手。

 

全队的队员就坐在田坎外,等着他俩撒完种,盖薄膜。

 

当真啊……啊阿……

太阳出来照山坡一

讨个婆娘暖被窝一

春分撒下一把种一

初秋喜看满谷禾一

…………

当真啊……啊阿……

城市凤凰变山雀一

山雀喜欢山窝窝一

蹦蹦跳跳来采谷一

太阳落山歇草窝一

…………

哈哈哈哈……

嘿嘿嘿嘿……

 

小覃,他们在唱你呢。

 

唱我?我又不是城市凤凰。

我是水乡野鸭子。

 

水乡?

哪里水乡?

 

洞庭湖区。

我家也是种田的。

 

难怪你那么有劲,能挑得动满满一担箩筐谷飞跑。全寨人都佩服你。

我们这里女孩子没有几个挑得动满箩筐谷。

 

你大妹就挑得动呀。

………

队长,慢慢撒,太阳还不是很热。

这撒下的谷种就是要晒晒泥,把泥晒暖,薄膜一盖就能保温很久。谷苗就长得快了。

 

你好理手啊。

 

听不懂。

 

就是行家理手的意思。

 

啊…………

 

在等工的间歇,队员们也没闲着。

女的纳鞋底,绣袜垫。

男的下桑棋,扯笑话。

有点“肚才”的就对唱起山歌来了。

闲不住的就忙里偷闲往就近的自家自留地里跑。

队长爱人就在看菜秧。

队长要忙队里的事,自家菜地全是爱人做。从大年三十夜播辣子秧的种子开始,到现在,南瓜苗,黄瓜苗都可以移栽了。

 

最早的一批谷种下田后,又开始忙第二批了。

第二批是高床温室育秧。

第三批准备搞温室小苗带土移栽。把高床一拆就成了。

本来温室育秧是要在最早春搞的。温度可控,又抗寒潮,出秧早,保险,最适合双季稻育秧。但搭温室搭高床要几天时间。

队长和小覃商量先搞一批薄膜秧,一季早稻,挑上山,插雷公田的。可以提早在“年年有个六月旱”之前标齐,勾头,熟黄。

 

小覃说,你行呀,队长。

以后雷公田只要有水,都可以插一季早稻,都可以实行温室育秧,天旱不着。

……

 

先长的眉毛没有后长的胡子长。

温室育秧果然快,比薄膜秧还先得插。

 

一年一度的清明情人节一过,我们队就插秧了。

上队的早稻育秧是仿照我们队的,他们也很快可以插了。

 

“开秧门”也是农家农人一大喜事。炖腊肉,做糯米粉小糍粑那是必须的。

 

“一年之计在于春”。

在乍暖还寒的初春,插秧的场面更是一番难忘的好景象。

插上秧才标志着一年的春天真正来到。

 

晚稻育秧基本上同传统育秧。

但从新技术上要求还得催芽,出苗齐,出苗率高。

晚稻秧田还是公屋傍,田冲口那丘。

一季早稻秧扯走。犁好耙好猪粪牛粪一上,沤在那里备用。

晚稻不用薄膜,谷种一撒下田,附近的鸡,鸭,麻雀,乌雅就来凑热闹。守秧田好像就天经地义的落到我的头上,成了我的义务的同时也成了我小小年纪参加生产队劳动的开始。

这都是因为我是队长育秧手的儿子啊。

 

父亲和小覃阿姨搓了稻草绳,对角扯过秧田。扎了稻草人,分别让它们站在入秧田口的田坎边。又将稻草绳连着稻草人。我一摇,稻草绳上的薄膜纸片和稻草人全舞动起来了。

 

这办法开始一两天很管用。连带崽的老母鸡都咯咯咯叫它的小崽崽们快逃。

后来就不灵了。

 

再管用,我也要守在田坎边。那稻草绳还得我动手摇它它才起舞。

不灵了,我更加哪里都走不了了。从天亮守到天黑。

天一亮,父亲就把我从床上提起来一一给我守秧田去。

娘做熟饭,喂了猪,只好把饭拿到秧田去,和我一起吃,一起守,直到出工。

 

小玩伴要找我玩,只好到秧田边来。玩迷了,鸡啄秧谷了,父亲的吼骂声就传过来了。

反正他就在公屋做事。鸡群,麻雀吃秧谷,他透过公屋竹篱墙就能看到。

 

有一次,我正和小玩伴们在秧田坎下,边山自然沟里翻螃蟹,正抓得热闹,父亲的小棍棒突然就落到我的头上一一

跑到这里来玩,鸡吃秧谷了,你见没见。

你去不去一一说一句敲一棒。

…………

晚上,娘就骂父亲:

这么小小年纪,你就要他一天到晚守秧田,他又没拿队里一分工,你凭什么打他…………你的儿还没有你的秧值当……

 

几天后,秧绿了,灌水了,就不要守了,我也解放了。

 

“双枪”是种双季稻农家人最忙最苦累的日子。

“双枪”就是抢收早稻,抢插晚稻。晚稻秧一定要在“立秋”前插完。早插一天就可以早收十天,一定要保证晚稻禾在寒露风来临之前完成扬花授粉,否则,就没有收成。

 

双枪过后已到初秋了。

一天上午,我和弟弟正在过河处的浅滩“惊鱼”。

小覃扛了简单的行李过河去。她走到我的跟前,从上衣口袋里抽出钢笔递给我。

说:你把这支钢笔替我送给你阿田叔……

阿田叔就是妇女主任的大儿子,在公社中学读高中。

小覃就是吃住在妇女主任阿婆家。

 

小覃阿姨,你要去哪里?

 

我要回长沙了。

小覃阿姨摸摸我的头,说:

长大了好好读书,争取考上长沙的大学,到时候我还给你买水颗糖吃…………

小覃阿姨常常在父亲的棍棒下救了我,还悄悄递一抓水颗糖给我。她走了,到时候我守秧田,娘又没在身边时,谁来救我啊。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的双眼湿了。

她要走三十多里路才能搭上汽车。

她怎么就提前回长沙了呢?来的时候不是说有一年时间嘛。

 

 

 

 

 

 

 

人物,事件是真实的

细节,情节是修饰的

 

(未完待续)

下一贴:   父亲的谷仓

 

 

 

 

 

 

▲来自于华丽的西5.0

私聊 收听

粉丝6

腊肉1162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